潮生

过激甜派
头像来自我帅气的仙女coco!

【一药】扭蛋?哥哥!(20)


可以正式更新啦!想看前文的请点击tag或我主页
这傻子放假了!!!开心!!!终于有时间让他俩谈恋爱啦【bushi 】
颇有槽点的一章,先发一点试试,反响好了继续写,反响不好……我还要往下写
这一章我毙掉了三遍稿子,简直要死
晚安www



20

实践证明,弟弟即是真理。

时间倒退回十分钟前,两人几经周折终于原路返回成功到达家门口。药研发现一期一振根本不是直觉逆天,他是在脑子里装了个弟弟雷达,回家这种事情对他而言就是朝弟弟最多的那个地方走就可以了,左转还是右转根本不需要考虑。

我今天早上能成功逃出来肯定是有人给我开了挂。

药研一边在心底暗自吐槽,一边对着自家大门露出了一个相当微妙的表情。思索片刻后,他果断转身,开始进行对一期一振的第八次训话。

“一期哥你听好,如果是骨喰哥和鲶尾哥开门——”

“立刻就跑不要犹豫。”一期一振熟练地接话,然后无奈地叹气,“药研,这都第八次了。我觉得我们只要把事情解释清楚的话就没事了,大家肯定会原谅我们的。”

“不,你——”药研的话第二次被一期一振打断,他眼睁睁看着青年按住自己的肩膀把他翻了一面,另一只手毫不犹豫地按下了门铃。

“好的马上就来!”

门里传来欢快的应答声,随即是串连续的脚步。在门锁清脆的咔哒两下之后,鲶尾从门后探出了头。一期一振看着他脸上灿烂的笑容,茫然地眨眨眼,考虑是打个招呼还是真的转身就跑。

好像也没有生气的样子?

他想去低头看药研的反应,然而紧跟在鲶尾身后的骨喰已经先他一步把药研拦腰提溜起来,只留一个毛茸茸的后脑勺对着他。药研艰难地挣扎几下动动胳膊动动腿,被骨喰揉了把头强硬地镇压下去。

“这回再走就别回来了。”他冲药研冷冷地发话了,接着又抬头去看一期一振。青年被他盯得浑身发毛,正要开口说些什么,鲶尾就向前一步挽住他的胳膊,把一期一振往屋里带。

“别在门口站着啦,有话去屋里说,走吧走吧。”话语虽然亲切,鲶尾拖人进屋的力道并不含糊。一期一振迷迷糊糊地跟着他向前走,看鲶尾头顶的呆毛一晃一晃的,稍不留神的功夫就被他牵到沙发旁坐好了,他自己也很快坐到一期一振对面,大刺刺地冲门口的平野和前田挥手。

“门锁好没?”鲶尾问他们俩。

“锁好啦。”平野和前田一人给他一个歪歪扭扭的军礼。

……是不是有哪里不对劲?

后知后觉意识到什么的一期一振只能看着惨遭骨喰折磨后的药研被他丢在了自己身边。身心疲惫的少年无力地瞪他一眼,后仰栽在沙发里,开始整理自己乱糟糟的头发。骨喰哥掐脸的力道还是一贯的大啊,当然挠人腰也是……翻涌的黑历史令药研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抽了抽。

“我错了。”傻子哥哥一期一振真诚地向他弟弟道歉。

药研冷笑一声:“晚了。”

“怎么了你们两个?”两人对面的鲶尾看上去很疑惑地歪歪头,“又要吵架?”

不知何时坐在他旁边的骨喰全程面无表情地瞪着他们俩。在两人后面齐刷刷站成一排的孩子们也很给面子地冲药研和一期一振挤眉弄眼。

“不可能。”药研一秒坐直,“我们两个早就和好了,是不是啊一期哥?”说到最后他万分艰难地抬高手臂揽住了一期一振的肩膀。

青年连忙点头,顺带弯下腰,勉强让自己的头和药研的保持在同一水平线上。

“那就好。”鲶尾笑笑,“没有受伤吧?”

两人一起摇头。“没有没有。”

“没有出事就好,我们大家还以为你们两个私奔了呢。”

“呃……”

信浓第一个笑出声来,随即就被乱捂住了嘴。

“好啦,大家安静点。”鲶尾用相互交叉的手指抵住下巴,像个好奇的孩子一样把半个身子向前探,开口道:“昨晚为什么吵架?”

“我心情不好。”药研老老实实地回答,一期一振笑了笑。

鲶尾把头歪向左边:“那你为什么跑了?”

“我觉得没脸见他们了。”

“是吗,”鲶尾又把头歪向右边,“然后一期哥你就追出去了?还找到药研了?”

“是的,”一期一振十分认真地点点头,“我可以感受到弟弟们的位置,这个好像是天生的。你和骨喰平时距离太远只能感受到大概方位,但像是其他人就可以感受的很清楚。”想想他的脸上浮现出又无奈又温柔的笑容,继续补充道,“比如包丁上次趁我洗衣服的时候在厨房呆了二十分钟,博多经常会钻到床底下。”

“……”

最先反应过来的后藤一把揪住身边包丁的耳朵。“好啊,原来上次我的布丁是被你吃掉了!”包丁一边喊疼一边求饶,但还是被后藤恶狠狠地弹了额头,现在正哭哭啼啼地吃从秋田口袋里偷摸出的糖。博多也好不到哪里去,藏了那么久的私房钱被泄露了所在地,还要接受兄弟们的调侃,心情惨淡到无以复加。

位于混乱重心的骨喰却只是默默放下手里的水杯,让它落在桌上发出一声巨响,同时淡淡地开口:“不要转移话题。”

鸡飞狗跳的局面瞬间结束,大家重新变回相亲相爱同仇敌忾的好兄弟。敌方一期一振在十几双亮晶晶的眼睛里叹气表示投降。“失败了呢。”他悄悄对药研说。

少年闻言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哆嗦。他原本自认为还是蛮了解一期一振的,现在看来——呵,还差得远。

药研撇撇嘴,放下自己搭在他身上的胳膊。一期一振倒是又往他这边又坐了坐。

对面的鲶尾满意地点点头,没管他俩的小动作,只是不紧不慢地站起来走到两人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俩。

“知道错了?”他笑着问。

“知道了。”药研和一期一振都规规矩矩地把双手搭在膝盖上,老实地像两个小学生。

“那我也不要原谅你们。”

依旧微笑着的鲶尾直接把右手食指戳上药研的额头。“吵架可以勉强原谅,乱跑不行。多大的人了还闹脾气,说自己是大人就要拿出大人的样子懂不懂?我们大家都很担心你啊你知不知道,不认路还瞎跑你当初是氪智商抽的扭蛋吗?道歉的话不能在家里说?怕丢面子?还是怕剧情跑太快直接到了少儿不宜的地方?不可能的。”

药研已经完全臣服在他哥哥神奇的脑回路之下了,低头任由鲶尾戳戳戳,一边有气无力地回答他:“对不起我真的知道错了。”

“这还差不多。”鲶尾手一挥转向另一边的一期一振,“还有一期哥。”为了维护成年人的尊严,鲶尾很友善地只是用手指着他而已。“药研胡闹就算了,你还陪着他,这是溺杀哦我告诉你一期哥,药研会长成糟糕的大人的。”

“那个——”

“我说话的时候要认真听!”鲶尾手一挥禁言一期一振,“我很理解你对药研的关心,但是希望一期哥你也要记住,你现在是这间屋里所有人的哥哥,包括我和骨喰在内,你要承担照顾我们所有人的责任,同样不可以让我们担心。偏心的哥哥是ooc会被吐槽然后消除的!”

“是的!”一期一振挺直腰板满脸严肃。

“我们知道这很辛苦,”鲶尾放缓语气,“但一期哥你必须要学会考虑周全——今天找到药研后为什么不给我们打电话?”

一期一振举手。“我走得太急没拿钱。”

药研举手。“我的钱都用来给他买衣服了。”

“这样啊,”鲶尾沉吟片刻,抬手,对准两人的额头一人来了一下。“全是胡闹!”药研和一期一振看着对面人阴沉沉的脸色,不约而同地抬手揉揉额头,没有吱声。

“真是的,非要让你们两个长点记性才行,”鲶尾冲身边的乱挥手,“把那个拿来——还有你们俩,伸手。”

“我觉得打板子太过时了。”药研真诚地提出意见。

“别说废话啦,”鲶尾一下把药研的右手捞到自己面前,“一期哥你伸左手。”青年面对他笑眯眯的一张脸,很明智地咽下自己的疑惑,老实照做了。

下一秒,鲶尾接过乱递给他的明晃晃亮晶晶的手铐,在他俩反应过来之前迅速把两个人的手腕铐在了一起。一期一振听见孩子们在旁边发出小声的惊呼,还有骨喰颇为头痛的叹气。白发的大学生揉揉自己的眉心,开口:“鲶尾,别太过分。”

“我当然知道,兄弟你要多相信我一点啊,”鲶尾给了骨喰一个表示没问题的手势,回头看眼神已死的药研和全程处于状况外的一期一振,歪头。“不想说些什么吗?”

“槽点太多已经吐不完了,而且我没有吐槽役的设定。”药研抬手扶了下眼镜,又扶了一下。身旁的一期一振看似平静实则迷茫地盯着两人的手腕发呆,全程一声不吭。

“是吗,”鲶尾信服地点点头,“那就老实点,明天我们走之前我会给你们俩解开的。还有什么问题吗?”

“想上厕所的时候怎么办?”

“虽然很想让你们自己解决这个问题,但出于剧本要求,我会给你们暂时解开的,不过不能逃跑哦。”

“可以申请先解开一下吗?”药研指指玄关处的两个袋子,“给一期哥新买了衣服,让他试一下比较好吧?”

“这个没问题。”

“那么呆会可以铐住我的右手吗?”这次轮到了终于过神的一期一振发言。

“是为了照顾药研吗?”鲶尾笑眯眯地反问他。

一期一振点点头算是给出了肯定的答复,药研听到后装作若无其事地低下头,妄图掩盖住自己脸上别扭的表情。察觉到乱正在一旁饶有兴趣地盯着自己,少年回给他恶狠狠的一瞪。

紧跟而来的又是一阵兵荒马乱。只是让一期一振试下衣服而已,就又在以乱为主导鲶尾辅助的各种胡闹下花了快二十分钟。重新坐到沙发上时药研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快散架了。唯一值得他欣慰的一点就是买给一期一振的衣服大小刚好,他看上去也很喜欢的样子——虽然还是被其他人吐槽了自己的品味,说是太普通了什么的。

“药研,那个……”坐在少年身边同样灰头土脸的一期一振把左手在他面前挥了挥,药研回过神,看一期一振意有所指地看向两人手腕间的手铐,脸上同时露出一个带有几分苦恼的笑。“我们俩接下来该干什么?”

“干什么?”药研想了想,随后身子一歪把头靠在一期一振的肩上。“当然是先睡一会了。”少年打了个哈欠,在抹掉眼角的泪水后顺手摘下自己的眼镜放在一期一振腿上,“我昨天晚上也没有睡好,让我再睡一会,晚安。”他嘟囔着,黑发胡乱蹭青年的肩。

一期一振没有回答他,在说话的同时控制住自己的呼吸对他而言太难了。被人依靠肩膀和其它亲昵举动是不同的,总是需要格外的小心,放轻呼吸收敛动作保持静止不动的状态,心脏就算又害怕又欢喜也要轻轻地跳起轻轻地落下,不可以发出太多声音,这样一期一振才稍微能相信自己不会吵醒药研。

“你的肩膀好硬。”约莫几分钟后他听见半梦半醒的少年略带不满地开口。

“啊是吗,抱歉。”一期一振局促不安地尝试在保持姿势不变的情况下放松身体,最后失败了。

“我这样会让你很紧张吗?”

“会啊,总怕自己吵醒你。”青年说到最后反而笑了。

“那就一起睡,睡着了就不担心了。”药研边说边把半张脸埋在他衣服里去挡窗外的光,他的呼吸撒在衬衫后的皮肤上,很暖,也很痒。一期一振悄悄低头看他毛茸茸的头顶,很小声地告诉他:“不可能的。”青年眼里素来绚烂夺目的光焰变得柔和,像是夏季的正午迎来了黄昏。“怎么可能做到。”他在心里问自己。

然而熟睡的药研并没有听见他的话。

TBC

评论(9)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