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生

过激甜派
头像来自我帅气的仙女coco!

【一药】扭蛋?哥哥!(21-23)



21

一期一振僵直着身子看完了半集连续剧外加三个广告后药研醒了,或者说他根本没有睡熟。沙发睡起来不舒服,一期一振的肩膀也不是个合格的枕头。药研打了个哈欠,眼都没睁开就往一期一振大腿上乱摸。青年不得不赶在他摸到什么不该摸的地方前一把按住他的右手。

“我帮你拿,你别乱动。”他有些慌乱地开口,一边拿起身边的眼镜去碰药研的右手。药研眯着眼提起一边的眼镜腿,在空中晃了几下,没甩开,最后还是一期一振接过去掰直了另一边。依旧迷迷糊糊的药研把脸凑到他面前,让一期一振帮自己戴上。

“不再睡一会吗?”一期一振问他,同时装作若无其事地活动了下自己酸痛的肩膀。

“不了,”药研懒洋洋地把手搭在肚子上,目光跟随一期一振调高电视音量的那只手一起落到电视剧里的两人——手中的便当盒上。

“饭团看上去不错。”少年冷不丁地开口。一期一振颇为赞同地跟着点头,用手给药研指便当角落里的章鱼香肠。“有时间我还想试着做一下那个。”

“前田他们会喜欢的。”药研歪了下头方便自己扶眼镜,眼角的余光正巧看见包丁落在沙发另一侧的点心盒,就毫不客气地拖了过来,一边碎碎念着:“在饿的时候看这种电视剧不太好啊。一期哥你也没吃早饭吧?”在一期一振含糊的答应声里他盘着腿坐起来,把点心盒放在交叉的小腿上,对着各色花花绿绿的包装露出了苦恼的神情。“真是的,骨喰哥也太宠那小子了吧,再这样下去他非长蛀牙不可,”少年的手指顺次滑过成排的包装袋,“一期哥想吃甜的咸的?”扭头看见一期一振露出犹豫的神色,药研抢先他一步开口:“不许说随便。”

小心思被戳破,男人的表情瞬间变得更加复杂。药研饶有兴趣地看一期一振冥思苦想了好一会,最后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脸给出答复:“甜的?”

“我都可以的。”药研用左手托住下巴,思考片刻后拎出一小包饼干,用牙齿撕开包装,同时身子后仰让自己重新靠在一期一振肩上。“喏,给你。”他抽出完好的一片递到一期一振嘴边,被男人低头叼住。药研两指合拢搓掉手上的糖粉,又随便往自己嘴里丢了半片。“这是男主角?”他看了一会后发问。一期一振摇摇头,指着电视里的人物跟他解释说:“这个是男二,洋子——就是女主角,之前一直在暗恋他。”

药研咔嚓咔嚓着点头,用拇指揩掉自己唇角的饼干渣,很随意地开口:“一期哥你好像很了解的样子。”男人听见后倒是吃饼干的动作突然卡了一下,“就是……那个……”他磕磕巴巴地给出解释,“一个人的时候比较无聊……而且是以料理为卖点的……我也可以试着做一下……”生怕被误解有什么奇怪的癖好,一期一振举着半截饼干对药研一阵比划,然而最后还是自暴自弃地把饼干胡乱塞嘴里,又揉了把自己的蓝发,低头不吭声了。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药研叹了口气,就着一期一振低头的动作不轻不重地敲敲他的头,“这也没什么不好吧?喏给你,”他把最后一块饼干递给一期一振,看着自家哥哥苦着脸努力嚼饼干。“所以说你倒是笑一笑啊喂。”药研戳他鼓起来的腮帮子。

一期一振试着扬起嘴角,失败了。“完全不行,”他用手捂住自己的脸,“感觉还是好糟糕啊,身为哥哥却在看这种东西什么的……”

“实在不行我把乱找来陪你。”

“请务必不要这样做。”

“好的——”药研刻意拖长音,右手支下巴看了一会广告,又看了会默默消沉的一期一振,觉得这样不行,就用左手小指挠了挠一期一振右手的掌心,换来男人无奈的注视。少年对他灿烂一笑,又挠了一下。“别闹。”一期一振嘟囔着去抓他的手,被药研躲了过去。看见对面人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一期一振的心情也好上不少,就不依不饶地继续去捉他的手。两人的手本来就被铐在一起,一期一振的力气也比药研大,不一会就把他的手握住了。落入下风的少年皱着眉进行最后的反抗,两人拇指压食指无名指又去勾中指,不一会就玩的不亦乐乎。然而过了一会,一期一振却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叫停了两人的动作。

“怎么了?”

药研不解地停下来,眼睁睁看着一期一振不容分说地顺着他指间的缝隙把自己的手指插进去,两人的手因此十指相扣。他略高于自己的体温因此被感知,热量缓缓在两人掌心里相贴的命运的纹路中周而往复,逐渐化为同一。

“这样就结束了。”一期一振笑眯眯地开口。

药研一愣,随即露出一副气鼓鼓的表情。“才不要,你这是作弊。”他强压下心里微小的悸动,皱着眉动动手指好试着抽出来自己的手,又甩了甩胳膊想要摆脱一期一振的控制,然而除了手铐链子响了几声外没有任何变化。明明看上去并没有用力,男人的手却像枷锁一样牢牢地控制住自己,甚至到了让药研感到有些疼痛的地步。

“不需要那么用力的,”少年最后颇为无奈,“我又不会再乱跑了。”

“这样不可以吗?”

一期一振看过来,眼神是药研熟悉的,让他完全拒绝不了的,大型犬面对主人时的那种亮晶晶可怜兮兮的眼神。这明明就是作弊,少年暗自嘀咕着,说出口的话却是完全不一样:“随你便好了。”他故作不屑地哼了一声,半途却偏偏没忍住,噗嗤一下子笑了出来,最后索性把头磕在一期一振肩膀上,把两人相扣的手晃荡来晃荡去。

“总感觉我的手好像比你小很多的样子。”

突然发话的少年露出了闷闷不乐的表情,一期一振为他孩子气的话语笑了,回答他说:“也没有差很多的样子。”他松开药研的手,伸平,药研很自觉地把自己的手贴在他的手上,仔细判断了一下两人之间的差距,有些不满地皱眉。

“这不是差了很多吗——算了,反正以后还能再长。”

一期一振听完笑笑:“我倒是不太希望你再长了。”

“为什么?”药研歪头,“为了维护兄长的尊严?”

“虽然是有但也并不是全部理由啦,”男人难为情地挠挠脸,“因为要是药研的手比我还大的话,冬天就没办法帮你暖手了吧?”

是个出乎意料的答案。

“不过我先得能陪你到冬天才可——”

“闭嘴。”察觉出一期一振话里的意思,药研不快地紧锁住眉头,“我不想让你走。你要是对现在不满意的话,等下周五小叔叔回来后我们就去签约。”

“我不是这个意思。”

一期一振再度握紧药研的左手,俯身同他对视。

“能呆在这里我已经很满足了,无论最后能不能签约其实对我来说已经无所谓了。我很爱大家,大家也喜欢我,这就够了。只是如果我……”

男人对他露出一个苦涩的微笑。他们离得太近,药研觉得自己像块落在地上的冰,僵硬着,动弹不得,耳边尽是细小的破碎的声音,随即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开饭啦!”

厨房里传出鲶尾的声音。

一期一振一愣,随即下意识地抽抽鼻子。

“……是咖喱。”

药研也抽抽鼻子。

“咖喱。”

22

是开坑以来最安静的一次晚饭无误了。

在齐刷刷地说出“我开动了”以后,没有人动勺子,没有人喝果汁,也没有人说话。

除了心不在焉的药研。

在对面孩子们意味深长的注视下,他面无表情地舀了勺咖喱。

在鲶尾和骨喰探究的眼神里,他神情恍惚地重复咀嚼动作,然后又喝了口果汁。

在一期一振掐掐他的手尝试把他唤醒后,他动作僵硬地扭头看男人。

“一期哥?咖喱不吃就凉了。”他眨了眨无神的眼睛,随后轻轻地“啊”了一声,表情终于生动了几分。“一期哥右手被锁住了,我忘了。”他思考片刻,果断放下自己手里的勺子,换作拿起一期一振的,小小地挖了勺咖喱和米饭中间的边缘部分,举高。“一期哥张嘴,啊——”

一期一振听见周围响起一阵接一阵的笑声,他自己本人也是哭笑不得。药研还在旁若无人地举着那一勺咖喱,双眼怔怔地盯着他发呆,一期一振看了眼周围,发现没人想帮他。没办法,只好迅速弯腰把咖喱吃掉,顺便抽走了他手里的勺子。

“药研?”男人掐掐他的脸,“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啊?”被掐了脸的药研总算是回了神,没好气地拍掉一期一振的手,“我一直都很正常好吧?”他把原本偏向一期一振那一侧的身体转回去,从左到右扫视一遍对面表情奇怪的孩子们。“还不快吃?再不吃就凉了。”

向来听话的秋田和五虎退闻言连忙低下头专心吃咖喱,乱则是双手托腮依旧笑嘻嘻地看着他和一期一振。

“你又想干什么?”面露警惕的药研往嘴里塞了口饭,含糊不清地问他。

“当然是在等你和一期哥没做完的喂食play啦。”他语调轻快地说。

后藤呛了口果汁,信浓趴在桌上笑得浑身颤抖。厚嚼着饭接过前田手里的纸递给博多让他继续向后藤那边传,顺便替快要笑岔气的男孩拍了拍后背。

“你闭嘴,一期哥自己能吃。”药研瞪着眼干巴巴地回了句,估计是想起了刚才做的傻事,脸涨的通红。

被点名的一期一振正认认真真地嚼土豆,听见他们叫自己后迷惑地抬头,看了圈周围。

“一期哥也在发呆呢。”包丁说。

“发呆很好啊。”信浓接话,随即放下勺子,双眼放空,不动了。

“别在这时候发呆啊。”鲶尾把信浓揽过去狠狠地揉了把头发,“我可是有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

“是不是鲶尾哥你买彩票中了一千万!”博多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这梗你以前玩过啦博多。”

“翻倍了哦,奖金。”

“小叔叔下周三回来。”骨喰言简意赅。

“没错没错。”鲶尾点头,“大家开不开心?”

“超开心——”

孩子们很给面子地发出巨大的欢呼声。

“后藤你再用勺子敲盘子试试。”药研勉强镇压下几个反动分子后扭头看鲶尾,“运动会不是下周五才开吗?小叔叔怎么提前回来了?”

“不是挺好的嘛。”乱插嘴。

“我是怕小叔叔为了这几个小子耽误了自己的工作,前几天光是知道要开运动会的消息,他们就给我闹到了现在。”

在座的小学生们相互看了看,不约而同地吐吐舌头算是认错了。

“偶尔闹一下也没问题的,大家都是乖孩子。”鲶尾笑眯眯地说,“小叔叔是因为最近不太忙,刚好能够在家里多呆几天而已,你就安心吧。”他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果汁,“我和兄弟也会尽量在周五下午赶回来,不过因为周三和周四我们俩不在,所以做饭的重任还是要交给一期哥啦。”

一期一振低着头,努力用笨拙的左手和盘子里最后一块滑溜溜的土豆作斗争,没搭话。

“一期哥?”鲶尾又叫了他一声。

一期一振继续尝试用勺子舀走土豆。

“一期哥。”药研毫不客气地踹了他一脚,终于换回他迷茫的视线。少年挑了挑下巴示意他去看鲶尾。一期一振听话地看过去,鲶尾对他毫不在意地挥挥手。“就是想拜托一期哥照顾好小叔叔而已。”

“好的,我知道了。”

一期一振的左手再度发力,土豆飞出盘子落在药研面前。

目睹了全过程的少年重重地叹了口气。

23

一期一振晚上没做家务,药研晚上没做作业,两人硬生生在沙发上坐了一晚上,先是陪小学生们看了三集动画片,然后和乱看完了一期综艺节目,直到晚上才有玩闹的孩子们过来打断他俩看电视剧。药研就关掉电视,和男人一起看一大波人呼呼啦啦地打算排队猜拳决定今天晚上谁睡在一期一振另一侧。

药研和一期一振现在是绑定状态拆不开,鲶尾就自告奋勇去睡沙发。骨喰当裁判,跑来坐在一期一振和药研旁边,三个人一起看厚赢了乱赢了博多赢了五虎退然后输给前田,前田又赢了剩余一批人最后和平野决胜负,两人嘿咻嘿咻着玩了十多局终于决出胜负,赢家平野很高兴地冲沙发上的三个人做出胜利的手势。药研给他比个大拇指,一期一振回他一个剪刀手,骨喰表示OK并顺便揪住路过的博多,收缴了他刚才开局赢来的所有糖果。

“谁赢了最后?”

刚才一直在厨房热牛奶的鲶尾终于闲了下来,被孩子们围堵在桌子旁,一边听他们叽叽喳喳地描述前田是怎么大杀四方的一边挨个他们分牛奶。

“真厉害啊,好的好的我知道了。来给你,小心点别烫着手。”

送走了打闹完心满意足的孩子们后,鲶尾拿着最后两杯牛奶来到发呆二人组的面前。“就剩你们俩啦,快点喝完去睡觉。”

药研呆呆愣愣地接过去,仰头一口气喝完了。

原本在玩糖纸的骨喰颇为诧异地抬起头。

“怎么了?”一期一振喝掉最后一口牛奶后问他俩,嘴上还顶着一圈奶胡子,和药研的样子一模一样。

鲶尾只觉得啼笑皆非,见两人对视一眼后也没发现对方哪里不对劲,猜出他俩状态都不对,只能无奈地打发两人去洗漱。他们俩就乖乖地刷牙洗脸回房间,和孩子们挨个说过晚安后躺好,关了灯。

药研脑子乱的很,睡不着,他一晚上都在想一期一振没说完的半句话,顺便再想想他自己,他觉得自己有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想了半天无果后决定先放在一边不去管它,毕竟现在最重要的还是一期一振。药研不知道他睡着没,就悄悄换了下姿势,由平躺变为侧躺,动作很轻,怕吵醒旁边熟睡的五虎退。

“一期哥?”他小声开口。

一期一振翻身和他面对面,声音同样轻轻的:“怎么还不睡?”

“这也没办法。我好像不习惯睡中间,有点挤。”他听见一期一振往平野那一侧挪了挪,连忙又补充道,“没关系的,不是因为你——话说你为什么也没睡?”

“呃,在想些事情……”一期一振说得很含糊。药研没追问,他在等。一期一振的右手试探着伸过来,先是触碰到他的指尖,两人再手背相贴,最后他轻轻握住了药研的左手。

“药研。”

“嗯?”

“如果我说,”他不知为何停顿了,眼里的光晦暗不明,又过了片刻后才继续开口,“如果我说我骗了你,你怎么想?”

“为什么你会这么说?”药研皱眉。

“因为我根本就无法保持冷静。”一期一振下意识地提高了音量,但又很快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连忙又压低声音,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你知道吗,我当时看到你的纸条后,我就整个人,整个人就根本无法保持冷静。我很害怕。包括在咖啡店里也是骗你的,我一点都不高兴。我不想你离开我,也不想和你吵架。”

药研很是惊讶地眨眨眼。“然后呢?”他问一期一振。

“……没了?”

“就这样?”

“啊?”

在一期一振迷惑的眼神里,药研出乎他意料地笑了,笑得很开心。“抱歉抱歉。”少年把自己闷在被子里,喉咙里溢出短促的笑声,随后突然又安静了。“你说的那些其实对我而言都没关系的,虽然我是想让你面前说真话,不要为了我掩饰自己什么的。”他沉默着握紧一期一振的手,把眼睛露出来给他看。

“我只是以为你也要走了而已。”

药研说得很轻,还有点难为情,就又低头只留给男人一个毛茸茸的后脑勺,歪头往他那边蹭。

“要是药研不赶我走的话,我是不会走的。”

“一期哥很好的,我不会赶你走的——除非是一期哥你自己想走。”

他们重新对视,两人都笑了。一期一振把药研的左手往他被子里塞,让自己的右手手腕露在两个被子间的缝隙处。药研又向他那边挤了挤,用自己的被子挡住了他的手腕。

“话说我这是第一次和你一起睡啊。”

“紧张了?”

“才不紧张。”

“那就睡吧。”

药研就闭上眼,他的睫毛密长如光阴。一期一振沉默着温柔地看着他,直到他入睡,呼吸平稳,他才犹豫着,试探性地开口:

“药研。”

无人应答。

“如果我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好的哥哥,你该怎么办?”

黑暗里的男人耐心等待片刻后,轻轻笑出了声。

“不会让你这样苦恼的。”

他缓慢但坚定地再度握紧少年快要滑落他掌心的手。

“我发誓。”

TBC

回学校了,下周六晚统一回留言

评论(17)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