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生

过激甜派
头像来自我帅气的仙女coco!

【一药】扭蛋?哥哥!(27-30)


先更一点,明天补完剩下的五千
ooc!ooc!ooc !
很智障,不建议看,有玩梗,没玩好


27

周三的同一时间,由于老师拖堂而晚出来了将近十分钟的药研,在学校门口看见的,是自家哥哥被各式各样的女孩子包围的景象。

啊对哦,这家伙是个帅哥来着。

后知后觉想起来一期一振“闪闪发光的王子殿下”设定的少年思索片刻,果断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围观。被女孩子包围起来的一期一振感觉比平时表情丰富了不少,就算和那么多人交谈看上去也还是游刃有余的样子。更不用说他手上还有一个满满当当的购物袋。

胸口突然有点闷闷的。

不是说自带弟弟雷达吗,自己在这里站多久了还没有发现。“喂,在这里哦。”药研小声嘀咕着晃晃身体,试图借助这些没用的小动作让他发现自己。远处的一期一振随即扭头——转向了没有药研的那一边,继续和妆容精致的女孩子谈笑风生。

“哈?”

药研挑挑眉,果断大步前进让自己站在女孩子堆的边缘位置上,并对着一期一振露出一个含义微妙的笑容。而与此相反的,一期一振却眼睛亮晶晶地看过去,像是没有注意到药研脸色那般,径直冲上前用没有拿东西的另一只手揽住他的肩膀。

“抱歉,我和我弟弟有事情,先走了。”一期一振一边冲身后的女孩子们微笑一边带着药研逃离。

药研隐隐约约觉得他加重了“我弟弟”的读音,然而依旧在暗自生闷气的少年很快就忘掉了它,并趁拐弯的时候加速从而逃离了一期一振的掌控。

“生气了吗?”依旧笑眯眯的哥哥问他。

“没有。①”

药研把头干脆利索地向反方向一甩,躲过一期一振看向自己的目光。青年没再说话,他反倒是冷哼一声,继续说:“这句话该我问你吧?打扰了你和女孩子们的交谈真是不好意思啊。”再度回想起刚才在校门口看到的画面,心烦意乱的少年一脚把面前的小石子踢开,加快脚步向前赶。

看样子是真的生气了。

怀揣着这份甜蜜的无奈心情,一期一振凭借身高优势追上去。见附近没人,他索性直接伸胳膊把人搂住,下巴搁在他头顶上。

“这是在外面。”药研停下来,购物袋顺势打了下他的膝盖。

“我错了。”一期一振的下巴蹭啊蹭。

“我没生气。”

“我再也不会和女孩子说话了。”

“我们又不是恋人。”

药研冷着脸继续走,一期一振小碎步黏着他就是不撒手。

“……我喜欢药研。”

少年闻言猛地停下脚步,一期一振出于惯性撞了上去,两人一起又踉跄着走了几步,其间一期一振眼尖地看见药研耳朵红了。

“突然说这个干什么!”药研扶扶眼镜,停顿一下,又扶扶眼镜。

“兄弟间说这个不应该是很平常的事吗?”一期一振听上去颇为迷惑的声音传进他耳朵里。

“才不正常。”

“那就把它变成普通的事情吧。”一期一振清清嗓子,抬高音量,“我喜欢药研——”

“好了闭嘴!”药研连忙打断他的话,抓住他放在自己腰上的一只手就带着人往前冲——已经有过路人开始往他们这里看了。“我生气了行了吧!”他也拔高嗓门,“为什么我的哥哥要和别人说话啊!”

“那和你说话就没问题了吧?”

游戏店门前笑容奇怪的鹤丸国永准确无误地一手一个拉住药研的书包和一期一振的袋子。

“喂两位,店在这里哦。”

28

鹤丸国永面前的沙发上,从左到右依次是,药研,药研的书包和一期一振的购物袋,一期一振。

“我还以为两位的关系很好来着,”鹤丸国永递过去两瓶乌龙茶,“大庭广众之下表白什么的,一般人可是做不到。”

药研冷哼一声,把手里的茶丢到桌子上。一期一振则是微笑着拧开瓶盖喝了一口,也没有搭话。

“劳烦你们做完调查之后再打情骂俏好不好?”鹤丸国永暗搓搓磨牙,“拜托你们尊重一下老人家。”说完以后他反倒是一愣,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脸上浮现出一个微妙的笑容。

“鹤丸先生是这么说的呢。”一期一振扭头,把手里的茶递到药研面前,依旧皱眉的少年接过去,恶狠狠地灌下一大口。这才抹抹嘴,闷闷地来了句“知道了”。

“我们之间不用这么客气的,叫我小国永啦!②”歪歪扭扭坐在椅子上的鹤丸国永插话。见药研一个眼刀子丢过来,原本嬉皮笑脸的男人这才忙装出一副认真的样子。

“好的那么接下来是第一个问题!呃……”看完问题后鹤丸国永明显流露出非常无趣的表情,“要问一下两位的名字。话说我真的还不知道诶。”

“药研藤四郎。”少年木着脸。

鹤丸国永的笔在纸上卡了一下。

“一期一振。”青年若有所思地盯着面前的汽水。

鹤丸国永的笔由于用力过度飞到了地上。

“抱歉抱歉,”白发男人笑嘻嘻地在两人的注视里跳下椅子弯腰捡笔,“便宜纸就是不好用啊——对了我还忘了点东西。”鹤丸国永说完之后又风风火火地钻回柜台底下,不一会的功夫就拿出来一沓纸,放到柜子上的时候激起满屋子的灰尘。

药研嫌弃地用手扇了扇。“有什么问题吗?”

鹤丸国永在脏兮兮的白纸里扒拉一番后抽出其中两页,抖抖灰看了一遍。“这简真是我有生以来见最惊讶的时刻了。”他嘟囔着,眼睛亮晶晶。

“怎么了?”药研看向他。

“你绝对猜不到。他可是你——”鹤丸国永指向一期一振,故作神秘地停顿片刻,“是你能抽到的最好的哥哥!”

“……这个我当然知道了!”药研拍案而起。

“不不不。”男人的视线从一期一振身上挪开转到药研那里,“就算是在S级里,抽到他的几率也是最低的哦。”

“我并不想听你的游戏店是怎么暗箱操作的。”

“实例上讲就像是一发捞到毛利藤四郎一样!”

“拜托你友好点不要再惹人哭了!就是因为他作者的‘粟田口全员出没’才被删掉了快醒醒!”

“那就像是氪与炼金术里一发免费抽却抽到了老公的限时ssr?”

“叫对人家游戏的名字啊喂!”

眼看着鹤丸国永马上就要被愤怒的药研追着打了,全程旁观的一期一振连忙按住他的肩膀让人坐回沙发上。“还不继续吗?”向鹤丸国永问话的青年却专注于揉乱自家弟弟的头发。而药研又喝了口一期一振的茶,总算是冷静了一点。

鹤丸国永意味深长地瞟了眼沙发角落里的袋子,拿着问卷重新坐回椅子上。

“那么第二个问题——觉得对方怎么样?”

“……为什么像是在做什么夫妻相性五十问一样?”药研吐槽。

“因为要骗热度啊,”鹤丸国永无所事事地向后一倒,“而且我觉得你的哥哥大人非常想听你的回答。”

“虽然很难为情但是的确是这样的。”一期一振面对药研微笑。脊背发凉的少年下意识地往角落里缩,被一期一振抓住手拦住了。“药研在我眼中是个非常好的孩子哦,又懂事又能干,在一起的时候会非常开心。当然要是能多依赖我一下就好了,毕竟有时候会感觉没有被需要。”

脸这会儿肯定红透了。

“才不是这回事。”药研低头看脚尖,“一期哥你很好,大家都很喜欢你的。”他又想了想,很小声地补充道,“我也是。”

沉默的半秒后,不出所料地被一期一振抱住了。青年蹭他脸的动作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只大型犬在向自己撒娇一样。药研勉强抬起胳膊摸摸他头发,尽量不让自己说出类似于“乖乖”这类哄狗狗的台词。

完全被忽略掉的鹤丸国永几乎是绝望地把纸盖到了自己眼睛上。

三个人就这样磨磨唧唧地花了快四十分钟才把纸上的十道题做完。当鹤丸国永把最后一道题的最后一句话写完再把纸和笔一起丢掉后,他们几乎同时长长地舒了口气。

“所以说这种东西究竟有什么用?”药研揉揉眉心。

“为了提高扭蛋的质量,给更多的孩子带来幸福,同时增加我店收入的,并方便作者多凑点字数。”鹤丸国永说得一板一眼。

“那配合你骗钱的我们的奖励呢?”少年冲他伸手。

“不要说得这么难听嘛,没有钱也就没有幸福哦……”男人的眼珠叽里咕噜乱转,“再说了,你们肯定不会需要这个……”

“有总比没有好,快点说出来。”

“啊,那个啊……”鹤丸国永一边搓手一边后退,还不忘死死地盯着一期一振,“是扭蛋一比一返还劵……就是那种,可以把现在的哥哥消除掉,再来一发的东西……”

“……刚才没听清,能麻烦您再说一遍吗?”

一期一振笑眯眯。

“你看我就说了!”男人一溜烟躲到柜子后面,“你哥哥这么好你肯定舍不得他走!”

“那也不能就这样便宜你。”药研也笑眯眯。

“那你想怎么办!”

“折现吧,五百日元谢谢。”

药研再度对鹤丸国永伸手。

29

【系统提醒】:恭喜玩家【药研藤四郎】和【一期一振】完成支线任务【游戏厅的访谈】,获得奖励五百元硬币×1!

成功赚到钱的少年露出了非常开心的表情。

“还是交给一期哥吧。”药研把硬币放进一期一振的掌心。

“两位要走记得拿上你们包走快点。”这是柜台后面濒死的鹤丸国永。

“我去拿。”

一期一振把硬币放进口袋里,拍拍药研的肩膀示意他在门口等自己一下。提起袋子转身离开的瞬间他下意识地瞟了眼远处的抓娃娃机,随即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药研凑过去跟着看了一会,然后突然绕过桌子跑到机器面前,脸几乎都要贴上去了。

“那是父亲公司的。”他冲身后的一期一振指指角落里的玩具熊,眼睛里露出又温柔又悲伤的情感,“是几年前父亲还在的时候发行的。明明家里的大家都很喜欢,软软的,造型也很讨人喜欢,但就是销量很惨。”说到最后他有些难为情地笑了。

一期一振把手搭在药研按着玻璃的那只手上,握紧。“也许它在等你也说不定。”他轻轻说。周围有些黑,机器里的灯光却很亮。一期一振模糊的面容被投映在玻璃上,神情专注又温和,就像是在和药研对视。

“想要吗?”

玻璃中的药研鬼使神差地点点头。

30

七分钟后,木着脸的药研和木着脸的鹤丸国永并排坐在一起看一期一振抓第十个娃娃。

“我觉得我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鹤丸国永说。

“我觉得我做了件对不起你的事。”药研说。

“那你为什么还要让他清空我的抓娃娃机!”鹤丸国永抓住药研的肩膀晃啊晃,“你哥哥究竟是什么人!什么人都不会用一个硬币在老虎机里弄出来一堆硬币再掏空我的娃娃机!”

“一期哥是你店里的扭蛋你忘了吗。”被晃来晃去的少年仍有余力扶上去自己快要滑落的眼镜,“而且我有预感你再这样晃我空掉的就不止这台机器了。一期哥看过来了。”

鹤丸国永立刻坐直身体。

“有了媳妇忘了爸。”他嘀咕一句。

“请不要擅自修改别人的话。”

药研糊了把鹤丸国永的后背,回头就看见一期一振又抓了一个兔子上来。心情很好的男人伸出食指挨个点了遍玩偶们的头,嘴里念念有词。

“秋田,前田,平野,博多……总共十四个差一个啊不对齐了。”

“还差一个。”药研喊话回去,同时点点一期一振示意他忘了自己。

青年对他笑了笑,抱着一堆玩偶走到药研面前。“我不需要这个。”说完他转头看向鹤丸国永,“剩下的钱放在桌子上了,给您添麻烦了不好意思。”

男人孩子气地冲他摆摆手。“又不缺这点钱,难得有客人来店里,开心一下挺好的。”他从柜台里摸出一个干净的袋子,“装起来带回去吧。”鹤丸国永冲发怔的两人眨眼,“孩子们会很开心的。”

“那个……”趁鹤丸国永帮他装玩偶的时候,一期一振很小声地开口,“请问您认识我家孩子们吗?”

“怎么?”似笑非笑的男人瞅瞅他死死盯着自己的眼睛,“怀疑我吗?”一期一振不语,鹤丸国永却是叹了口气。“不会害他们的放心吧。”他顺手把柜台上的书包和购物袋一齐递给青年,随即慢悠悠地坐回沙发上,拿起面前的汽水抛高再接住。

“行了行了别磨磨唧唧的快走!”见他们俩还站在门口,鹤丸国永打了个哈欠,上半身滑向沙发另一侧,“我要关店了。再不走把你们抓起来,这都有人在看看呢。”他胡乱指指天花板,又闭上眼睛佯装出一副瞌睡的样子,连两人的告别都没再理会。

店里很快就重新安静了下去。

白鹤懒洋洋地翻了个身,把汽水在两手之间转来转去。

“刚才差点就说出来了,真是有惊无险啊,差点就要被人在晚上追着打了。”他眯着眼睛把汽水举高,对准灯光看了又看,“话说真是吓了我一大跳……”

“不过还是谢了,鸣狐。”

TBC

第二天,全校人都知道了药研有一个可帅的哥
是的一期就是故意的

还有玩梗:
①:你们都懂不说了
②:来自柒鲤太太的《你哥》

附赠一个智障段子,作者笑点可能和你们不一样注意

if家里停电了
一药在一起前
药研:一期哥你笑一下
一期:【微笑】
弟弟们:哇!好厉害!家里亮了!不愧是闪闪发光的王子殿下!
一药在一起后
乱:博多你过来一下,坐他俩中间
博多:???
弟弟们:哇!好厉害!博多亮了!

评论(7)

热度(77)